追蹤
+ 回憶有害 +
關於部落格
【 初次來訪的朋友請至個人簡介觀看,


請遵守版主規定,多謝指教 ♥ 】

版上留言都會一一看過,回覆較慢請見諒。


推薦部落格大感謝!!!! ヽ(=´▽`=)ノ

二手Cos服網拍中!。
歡迎有興趣的朋友指教喲!


詳見部落格與〔售衣看我〕相簿;


一旦成交確定轉帳後,
立即以掛號包裹寄出唷!


露天拍賣帳號:janblank

   ※ 禁打與COS無關的廣告,謝謝合作!
  • 3970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0

    追蹤人氣

長路

孩子出生的前幾夜,不知名的災難改變了世界的樣貌。 舉目所見只有冰冷的雨雪、無盡的黑暗,再不見清朗日光或蔚藍天色。荒蕪嚴寒的末日, 道德淪喪,善惡無分,吞噬弱者是唯一的生存之道,人性與尊嚴在此灰色煉獄裡蕩然無存。 一對父子在文明的廢墟間踽踽獨行,往南方海岸去尋找一線生機。孤獨的漫漫長路上,空氣是灰濛的,地面成灰,滿目瘡痍,眼前不見任何生物的蹤跡,唯有困頓凋零、無數死亡,然而父親 仍教導孩子,要記得那個曾經有夢、有故事、有海洋綠樹的世界,要留守心中對於美與善的顧念 與堅持…… 當家園崩毀,人類滅絕,食物匱乏,只剩少數倖存者時,我們能殘害他人生命以求自保嗎? 我們所仰賴的那些美好的價值和道德觀,將是延續性命的阻礙嗎? 麥卡錫在構思多年之後,以最精煉的字句織就,寫成《長路》一書,表達他對環境以及對人性的 關注,也是獻給全世界的一首優美輓歌。 《內容節錄》 若孩子並非神啟,神便不曾言語。 他躺很久才睡得著;過了一會兒,他轉身看著男人:微弱光線中,臉頰因雨絲敷上條條暗影,像舊時代的悲劇演員。我可以問一件事嗎,他說。 可以啊,當然可以。 我們會死嗎? 會。但不是現在。 我們還要去南方嗎? 要。 那我們就不會冷了。 對。 好。 好什麼? 沒什麼,就是好。 睡吧。 好。 我要把燈吹熄了,可以嗎? 好,沒關係。 又過了一會兒,在黑暗中: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? 可以啊,當然可以。 如果我死了,你會怎麼樣? 如果你死了,我也會想死。 所以我們還是可以在一起? 對,我們還是可以在一起。 好。 他慢慢收手,坐著看那罐可口可樂。 那是什麼啊,爸爸? 好東西,給你的。 什麼好東西? 來,坐這裡。 他調鬆孩子的背包肩帶,卸下背包放在身後的地板,拇指指甲伸進罐頂的鋁製拉環,打開了飲料罐;他湊近鼻子感受罐底升起的輕微氣體撞擊,然後遞給孩子。嚐嚐看,他說。 孩子接過飲料罐:有泡泡,他說。 嚐嚐看。 他望向父親,微微傾倒罐身喝了一口,坐著想了想,說:真的很不錯。 是啊,還不錯。 你也喝一點啊,爸爸。 你喝。 喝一點嘛。 他接過鋁罐,啜飲一口,又還了回去。你喝吧,我們在這坐一會兒。 因為我以後永遠喝不到了,對不對? 永遠是很長一段時間喔。 好吧,孩子說。 寒冷的冬夜,若有暴風雨導致停電,我們會坐在這,在爐火邊,我跟我姊姊,在這做功課。孩子望著他,看幻影攫獲住他,而他並不自知。我們該走了,爸爸。好,男人說;但他不走。 再沒有夢了,再沒有清醒的時空,再沒有故事可說。 路上沒有狂熱的宗教領袖;他們離開了,我被留下,整個世界也被他們帶走。我的疑問是:「永不可能」和「從未發生」有什麼不同? 走回營地,孩子醒了;對不起,他說。 沒關係。 睡吧。 但院我在媽媽身邊。 他不回話,在孩子包被單和毛毯的小巧身軀邊坐下;過了一會兒,他說:意思是,你希望自己死。 對。 不許說這種話。 可是我真的這麼想。 還是不能說;說了不好。 我沒辦法。 我懂,但你得忍著。 怎麼忍? 我不知道。 他相信每縷回憶都對記憶源頭有所折損,道理就像派對常玩的傳話遊戲;所以應知所節制;修飾過的記憶背後另有現實,不論你對那現實有沒有意識。 明天不會為人做準備,明天根本不知世上有人。 雨點整晚咚咚灑落鋼皮屋頂,他再轉醒,團火將熄,周遭空氣陰冷,孩子覆毛毯坐著。 怎麼啦? 沒事,我做噩夢了。 夢到什麼? 沒什麼。 還好嗎? 不好。 他身手環抱孩子,說,沒事了。 我一直哭,你都不醒。 對不起,我太累了。 我是說夢裡。 紅伶推薦→戈馬克.麥卡錫Cormac McCarthy著作『長路 The Road』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