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回憶有害 +

關於部落格
【 初次來訪的朋友請至個人簡介觀看,


請遵守版主規定,多謝指教 ♥ 】

版上留言都會一一看過,回覆較慢請見諒。


推薦部落格大感謝!!!! ヽ(=´▽`=)ノ

二手Cos服網拍中!。
歡迎有興趣的朋友指教喲!


詳見部落格與〔售衣看我〕相簿;


一旦成交確定轉帳後,
立即以掛號包裹寄出唷!


露天拍賣帳號:janblank

   ※ 禁打與COS無關的廣告,謝謝合作!
  • 3949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微雨之城The Rainless City

【考試】 是啊,是啊,人生就是一個考場啊。 每天都有不一樣的考試呢。 等到鐘聲響起,交卷的時候到了。 你就會回到老天爺的面前,跟祂領回你的成績單。 只是不部分的人都是考不及格的。 不及格耶?怎麼辦呢?那又重考啊。 然後你又回到人間了, 從另一個媽媽的肚子裡生出來, 就是進了不一樣的考場了。 既然考場都不一樣了,題目當然也會不一樣。 ◎ 我們並沒有失去什麼,反而獲得了別人沒有的機會, 「唉呀你不懂,」她喝了一口木瓜牛奶,接著說:「倫敦又被稱為霧都,巴黎叫作花都,西雅圖經常下雨,所以被稱作雨都,洛杉磯則因為天氣常常放晴,所以又叫陽光城。依此類推,高雄當然可以有另一個名字啊。你覺得高雄應該叫作什麼?」 突然間,我的腦袋空白了一會兒,隨即閃過一個似曾相識的名字。 看著那在路燈花暈籠罩下紛飛的雨,聽著雨一滴滴落在地面上沙沙的聲音。 「那就叫它……微雨之城吧。」我這麼說。 ◎ 微雨之城。 ◎ 不要下會讓自己遺憾的決定。 阿基竟然就這樣背著顏婆婆,一路跑到了醫院。我的天!離我家最近的醫院至少也有兩公里遠啊。 「你上七樓不會按電梯嗎?」事後,我問他。 「我忘啦!很急嘛!」 「沒救護車你不會叫計程車嗎?」 「我忘啦!真的很急嘛!」 「你背著顏婆婆跑了那麼遠不累啊?」 「不會啊!她又瘦又小,滿輕的啊!」他說。 「可是你應該要想一想,說不定你背著她跑步,她會不舒服啊。」 「……對喔。唉呀,我忘啦!真的很急嘛!」 顏婆婆的兒子媳婦知道這件事,便包了一個紅包給阿基,裡頭好像有兩、三千塊吧,事隔幾年,我都快忘了細節,反正當時阿基就一直不肯收,後來在顏先生的堅持下,他才勉為其難地把紅包放到口袋裡。 但放沒兩分鐘,他又把紅包拿了出來,「我覺得這個錢在咬我耶。」他說。這個說法真可愛。 「為什麼?」我問。 「因為這好像不是我該拿的啊。」 「那……」 「你有什麼辦法嗎,士弘?」 「捐出去,好嗎?」 「捐去哪裡?」 「你的孤兒院啊。」我建議。 於是,趁著我休假,阿基也碰巧沒輪班的週末,我陪他逼起回到他長大的孤兒院。 我原以為他應該會觸景傷情,或是有感而發地說一些什麼,但他沒有,就只是一句話帶過。 「都不一樣了……」他說。 我們都是在改變了後,才發現什麼都不一樣了,然後才會開始驚恐著「啊!怎麼變了呢」。但這世界就是這樣啊,時間總是會帶來改變,沒有什麼事是永恆不變的。 就像我小時候的高雄跟現在的高雄,完全不一樣了。 就像小時候的我跟現在的我,完全不一樣了。 就像小時候的你跟現在的你,也完全不一樣了。 本來就會這樣的,不是嗎? 重點是,這些變得不一樣的不一樣,有沒有更好罷了。 ◎ 這些變得不一樣的不一樣,有沒有更好罷了。 【改變】 愛情看似一個很寬很大的空間, 可以包容對方的缺點, 更可以去愛對方也愛的一切。 但它同時也是一個很小很窄的空間, 因為總會要求對方為自己改變, 或是壓抑著,要自己為對方改變。 可是改了之後會更好嗎? 又或者應該問一個更高層次的問題…… 「改變之後,有更快樂嗎?」 「為什麼堅決都跟反面的詞有關?拒絕、反對、否定……」 「這……」我想了想,搖搖頭,「其實不一定啊,妳也可以說,我很堅決地決定現在就放屁!這樣也可以。」 「噗……」 「怎麼了?」 「你舉的例子不好。」 「那妳舉個好的例子來聽聽。」我挑眉看著她。 「我想一下……」 我在紅燈前停下。這個路口的轉角有一家棒球打擊練習場,那是我的路標,只要經過這個打擊場,過了紅綠燈之後,她家就到了。 一直到我把車子停在她家樓下,她都還沒想出好的例子。 她緩緩地解開安全帶,然後,突然偷偷笑了起來。 「妳在笑什麼?」我忍不住好奇。 「我想到了。」她臉上的笑更燦爛了。她打開車門,下車,再把門關上。 「想到了就說啊。」 只見她趴在車窗旁邊,看著我,「我很堅決地喜歡你。」她說。 ◎ 用這種方式告白,妳也算是史上第一人了。 「士弘啊,我說真的,把你們的問題放到歲月洪流裡,你會發現,這問題根本小到連看都看不見。」 我被這句話嚇了一跳,爸爸很少說出這麼文謅謅又有震撼力的話。 「爸,你知道我跟阿關的問題在哪裡嗎?」 「我不知道,」爸吸了一口菸,「我也不想知道。」然後將煙吐了出來。 「那你為什麼……」 「你是我兒子,你有麻煩我一定會知道。」 「嗯……」我點點頭。 「不管你遇到什麼問題,把它放遠去想,你就會知道,那根本不算什麼。」 「我不是很了解你的意思耶,爸。」 「我這麼說吧,」爸爸又吸了一口菸,「因為知足了,要求就少了。」 我聽了全身起雞皮疙瘩! 「既然要求少了,人就快樂了。」爸爸下了結論。 ◎ 因為知足了,要求就少了。 「我是要跟妳商量,我們可以過節,但不要過那些被別人規定的,卻一點意義也沒有的節。」 「那什麼是有意義的節?」 「屬於我們的節,就是有意義的節。」 「什麼是我們的節?」 「我們在一起的那一天,我們第一次牽手的那一天,我們第一次接吻的那一天,我們第一次一起出國玩的那一天,諸如此類點點點的很多很多日子,都是我們的節。」 「嗯。」 「我們在一起走得愈久,故事寫得愈長,然後妳就會發現,每一天都是我們的節,到那個時候,我們就跳脫過節這個問題了,再也沒有什麼節目比我們的每一天更重要了。」 「如果我結婚了,顏婆婆要來喝喜酒喔。」 她聽了只是笑一笑,點點頭,沒有說什麼。 大概一個月後,上午十一點半左右,在中庭裡,坐在薛伯伯附近的椅子上,顏婆婆對著薛伯伯說:「薛老啊,再見囉,等了二十年,終於輪到我囉!」 阿基也聽見了,但他是個笨蛋,沒聽懂這話是什麼意思。 只見顏婆婆坐在椅子上,一臉安祥地笑著,閉上眼睛,就睡了。 永遠地睡了。 ◎ 永遠地睡了。 【缺陷與遺憾】 人生是由很多故事組成的, 而遺憾是其中的一部分。 某些遺憾造成的殘缺是可以彌補的, 某些則不行。 仔細想過之後, 你就會知道,什麼對自己來說是重要的, 而什麼是可以,或是該放棄的。 我們都只是在做同一個動作而已, 就是盡量讓自己不要有遺憾。 我記得我曾經對阿基說過,「你需要被需要」。 後來想一想,其實對我而言…… 阿基的存在,也是我的需要。 ◎ 我們都一樣,都需要被需要。 ◎ 這就是人生,每個人都不一樣。 「是哪一句?我忘了。」 「就是你會等我回來那一句呀。」 「喔,妳會等我回來。」 「喂,你很故意喔!林士弘,你要說『我會等妳回來』。」 「我會等妳回來。」 「嗯!我信!」 「我會等妳回來。」 「嗯!好!」 「我會等妳回來。」 「好了啦!」 「我真的會等妳回來。」 「笨蛋……」 然後她抱著我。 那碗四神湯早就涼掉了。 我回想起十多年前,天天陪著他的那隻黑仔,還有一點都不親切又怪里怪氣的薛阿姨,還有那個常常沉默不語事必躬親的兒子,再加上他自己,組成了一個家。 一個對大多數人來說很奇怪的家,對薛伯伯來說,卻是一切。 然後他的一切一個一個離開他,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那種難過。 是的,薛伯伯走了,享年七十五歲。 他大概跟顏婆婆一樣,感覺自己的時間差不多快到了。 於是他寫了一張紙條,留在家裡的飯桌上。 他用他只剩下五十公分視距的眼睛,寫了一行字: 鴻世,爸爸想跟你說一句對不起,等了十年。 ◎等了十年。 我終於知道,為什麼薛伯伯總是把我的名字叫反了。 原來他的兒子叫薛鴻世。 在等待的那些年間,他總是叫我弘士啊弘士啊,原來他是在叫鴻世。 我猜想,他美次叫出鴻世的名字時,應該都渴望那回應他的聲音是他兒子吧。 但是很不巧的,每次我都跟他說:「薛伯伯,我叫士弘,是士弘,不是弘士。」 薛伯伯,對不起,我想我一定讓你很失望。 人生最大的殘缺不是身體上的,而是遺憾。 「既然那麼煩,你還要開十間店?」 「那是我答應自己的目標。」 「那就算你活該啦。」我只能下這種結論。 「是啊,算我活該。」他苦笑著搖頭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包菸,抽出一根點上,「所以女朋友嫌我沒時間陪她,也跑了。有時候我會問自己,十間店跟一個女朋友,哪一邊比較重要?」 「這沒辦法比較啊,不一樣的東西。」 「但是對我來說好像一樣重啊。」他說。 然後我又從他的眼睛裡,看見了那個熟悉的東西。 那個東西叫遺憾。 是啊。 會有遺憾的事情就別做了,我們都不想再有遺憾了。 紅伶推薦→ 藤井樹著作『微雨之城』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